首页舆情中心

反收购条款的边界该划在哪儿

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诗伟律师表示,在实践中,上市公司需要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对具体的反收购措施采取更细致和深入的法律分析、设计甚至创造性和综合性的运用,才能达到合法、有效地反收购的目的。【详细】

百度危机之年 内部信还有用吗
事发后,百度表示对此事件高度关注,并最终认为其行为及演讲内容给公司品牌及声誉造成严重影响,百度方面认定刘超不再合资格出任总监职位,将他从百度管理团队除名。而直接引发魏则西事件的百度竞价排名,同样也已经被舆论诟病多年,却依然故我。新华社则指出,百度频招风波,公众对百度的质疑不断。
来自:证券时报网 黄帆 2016-08-12 13:59
A股双周榜:恒大举牌万科消息泄露成谜
注:“上市公司舆情热度”是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根据传统媒体、网络媒体、网民、舆情分析师的评价,对一定时间段内沪深两市上市公司舆情热度作出的综合评估,系综合传统媒体报道量、新闻网络转载量、网络用户检索变化情况、舆情分析师评分等数据计算得出。
来自:证券时报网 2016-08-12 14:01
重组新规将至 投服中心紧盯类借壳
7月17日,证监会就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到期,不久修订后的《重组办法》将公布并实施。但就是这个尚未实施的重组新规,眼下已经成为了悬在上市公司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监管层对“擦边球”、“钻空子”、“忽悠”式等重组零容忍的态度,已经初显成效。
来自: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马建勋 2016-07-29 17:23
网络炒美股无法律保障 证监会警示风险
有关风险提示以“一问一答”的形式发布。这篇发布在“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专栏下文章表示,近期,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境外证券经营机构与境内互联网公司合作,通过境内互联网公司的平台网站或移动客户端为境内投资者投资境外证券市场提供交易渠道和服务。
来自: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黄帆 2016-07-29 17:17
专车新政凶猛 行业嬗变在即
最近几个月一直站在舆论风口浪尖的滴滴发布了上千字的长文声明,一方面感谢政策对分享经济的支持,积极申请网约车平台公司相关许可,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诚恳希望——诚恳希望各级地方政府在落实中央政策的过程中,能够以维护人民群众利益、方便人民群众生活为根本目标,鼓励创新,简政放权,为新业态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环境。
来自: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马建勋 2016-07-29 17:13
舆情双周榜:民生银行股权暗战正酣
民生银行股权暗战正酣;大智慧被顶格处罚、收购被终止、面临索赔;*ST新梅新旧股东为避免退市暂时抱团建统一阵线;股市博傻者无视风险 *欣泰放量涨停;东方航空全资子公司因飞机选座费收罚单;
来自: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郭淑怡 2016-07-29 15:50
地产央企整合加速 非市场化因素引质疑
整合是所有行业常态,从行业发展规律来看,集中度提高是大势所趋,兼并重组是主旋律。在政府鼓励企业间并购重组的背景下,每一个行业的龙头企业都不会放过做强做大的机会。然而,这一系列地产央企间的并购重组却有着耐人寻味的行政意义,与上层的推动密切相关。或许正是由于非市场化的因素夹杂其中,当下舆论对地产央企整合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后续对国内房地产市场的潜在影响持有一定的保留意见。
来自: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邹惠康 2016-07-15 09:53
博傻欣泰 火中取栗
一些投资者根本就不在乎股票的理论价格和内在价值,也不会研究上市公司的经营模式和盈利策略,他们购入股票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相信将来会有更傻的人以更高的价格从他们手中接过“烫山芋”。
来自: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郭少珊 2016-07-15 09:33
舆情双周榜:贵州茅台发声明否认涨价
茅台发声明否认涨价;兴业证券5.5亿元先行赔付投资者;新潮能源高送转预案遭上交所问询;慧球科技实控人或变更;东方证券登陆H股;
来自: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徐楠楠 2016-07-15 09:28

关于舆情中心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是由人民网、证券时报、人民在线合力打造的,国内首个专注于资本市场领域的舆情研究服务机构。

yq副本.png

声音

重组新规将至 投服中心紧盯类借壳

7月17日,证监会就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到期,不久修订后的《重组办法》将公布并实施。但就是这个尚未实施的重组新规,眼下已经成为了悬在上市公司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监管层对“擦边球”、“钻空子”、“忽悠”式等重组零容忍的态度,已经初显成效。

人物

“中国房地产之父”孟晓苏:可从五方面入手征收房产税

根据立法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的基本程序,包括法律案的提出、法律案的审议、法律案的表决、法律的公布四个阶段。建议可从五方面开展房产税征收工作 孟晓苏指出,在中国征房产税很复杂。孟晓苏表示,征收房产税本来就是借鉴国外制度,“国外怎么征,我们就怎么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