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煤内部人士:孟中泽没乱投资瞎花钱 守住企业不错了

来源: 凤凰财经 2013-12-26 10:00    人士  投资

孟中泽

孟中泽(源自网络)

“裸泳者”孟中泽

本报记者冯庆艳北京报道

曾坦言“我一毕业就在矿上当技术员,亲历了煤炭行业起起落落”的孟中泽,终于在煤炭业摸爬滚打多年之后,在郑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兼河南省人大代表的高位落马,这一年是他的知天命之年,这一年煤炭业潮水退却。

刚任职郑煤集团董事长两年多,一向给人朴素、低调印象的孟中泽缘何突遭调查,成为继今年义煤集团原董事长武予鲁之后,第二个被双规的河南煤炭企业领导?曾在鹤煤集团任职26年之久的孟落马是否与三年前鹤煤李永新案有关?如今,仍疑问重重。

陡然落马

童年曾亲历“文化大革命”的孟中泽自19岁参加工作,之后经历多年摸爬滚打终于一步步走上了郑煤集团这个河南省第三大企业、中国500强、总产值超200亿元的企业掌舵者位置。

然而,一切都颇为意外。12月22日下午,河南省当地网站以“映像网讯”形式并由记者具名发布了16字消息称,郑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孟中泽,涉嫌违纪违法,被河南省纪委调查。当晚郑煤集团紧急召集中高层干部开会,通报了有关情况。

隔一天,真相便浮出水面。12月23日早间,登录郑煤集团官方网站上“集团概况”一栏中,领导仍显示为孟中泽。当天晚间,身兼上市公司郑州煤电董事长的孟中泽被披露已被河南省纪委实施“双规”措施。公司副董事长王铁庄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总经理张明剑主持集团全面工作。

郑州煤电证券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但他表示这只是孟个人的事儿,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经营,也不会影响此前在推的集团2018年整体上市的计划。

孟中泽最后一次露面是在12月16日郑州煤电的内部调度会上,之前的12月6日他还公开参加了河南省国资委调研,“彼时他依然给人文质彬彬、不疾不徐的感觉,并未察觉有何异样。”某当时见过孟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消息人士则对外透露,河南省纪委至少在12月20日便已对孟中泽采取了措施。21日起,“董事长被‘双规’了”开始在郑煤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中间流传。

出身“鹤煤系”

“孟总来郑煤集团时间不长,仅两年多,赶上经济形势不好,他没有乱投资、瞎花钱,能够守住企业,已经很不错了。”郑煤集团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出生在河南濮阳县的孟中泽身上有着河南人的先天烙印,正直忠厚、勤劳节俭、正统保守、守乡眷土,这些特质无意中对其31年职业生涯时刻发生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在很多与孟打过交道的业内人士眼里,“孟非常有亲和力,总是不温不火,但是眼睛里会不经意间闪现犀利的如鹰一般的眼神,讲话思路很清晰,可惜……”

孟不是今年第一个落马的河南煤炭业高层,之前还有今年7月被调查的武予鲁。而早在2010年4月,鹤煤出身的时任河南安监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李永新就曾被省纪委带走调查。

而有意思的是,孟虽然与武予鲁职业生涯未有交叉过,但落马前所致力的工作却颇为类似。武予鲁落马前致力于一个庞大的资本运作计划,拟全新打造4个上市公司平台;而孟则将目标锁定集团整体上市,并于去年郑州煤电以房地产开发业务相关资产,与控股股东郑煤集团的优质煤炭业务资产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获得证监会审批,目前已经完成了该部分资产注入上市。

孟与李永新则颇多“重合”。孟从煤矿技术员起步,后者则从采煤工起步,而且两者都是“鹤煤系”。孟从参加工作开始在鹤壁矿务局干了17年,后来经过短暂学习,1999年底开始,任鹤煤集团副总经理,一干就是9年;在2009年5月至2010年7月,孟任河南煤业化工集团党委常委,还曾兼鹤壁煤业集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及鹤壁煤电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而李永新则从1974年开始在鹤煤集团从采煤工历任多个职位,也曾为鹤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外界消息称,武予鲁被“双规”的原因恐与国有资源流失有关,而鹤煤李永新窝案则涉及经济问题。

而此次孟被“双规”到底为何?至今还没有官方确切消息,一位河南省煤炭资深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很可能是经济问题,此前多年孟中泽的“大本营”都在鹤煤集团,此次被查或与三年前鹤煤集团董事长李永新窝案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然而疑问又来了,缘何在李永新案事发三年后,孟的问题才浮出水面?

“水落石出”?

细算下来,孟中泽至少已是今年下半年第九位被调查的能源类国企高管。

今年初,孟中泽曾对外表示,煤炭黄金十年已经终结,河南煤炭业的困难则是“左右夹击”——拉到东部港口的煤炭,价格高于从国外进口的煤炭;河南的煤炭价格,又高于从西部地区拉到河南的煤炭。拿郑煤来说,2012年煤的价格每吨下降了28元,即使成本压低了12元,折合下来每吨煤还是减少了16元的收入。

自2012年5月份煤炭价格呈断崖式下跌之后,煤炭企业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郑煤集团也是如此。业绩报告显示,2013年前三季度,郑煤集团营业收入为206.46亿元,同比下降16.6%;净利润约为-2.16亿元,上年同期为-1.18亿元。

“据我了解,河南省乃至全国的煤炭企业几乎100%启动了对员工的降薪行动。”河南煤炭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孟中泽曾在今年4月份召开的企业一季度经济运行会议上强调,一定不要降低一线工人工资,先从管理层开始降,除非万不得已才考虑降一线工人工资。而一位郑煤集团内部二线人士则告诉本报记者,“工资本来就不高,今年累计降薪达到7000多元了。”

近年来,煤炭作为曾经的最主要能源,市场需求量急剧缩减,国内各大煤炭企业的经营状况均不太乐观,利润锐减,减产、裁员成为普遍现象。而在这个行业低迷关口,有关部门随即加强了对各大煤炭企业的财务审计监督。这被业内看做孟中泽终被拉下马的直接原因。

“前几年煤炭行情好时,那么多煤企领导都有了升迁,而煤炭行情不好,谁搞小动作就显得特突出。”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关于舆情中心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是由人民网、证券时报、人民在线合力打造的,国内首个专注于资本市场领域的舆情研究服务机构。

yq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