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高烧”不退:投资者急借钱开户 律师忙转行做私募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5-04-03 15:57    新高  指数

 [ 4月1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总数达到2162家,总市值突破万亿,尚未挂牌的企业正持续涌来,尚未进入的投资者也在想尽方法突破限制,冲进新三板 ]

  4月2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官网挂出一则“温馨提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是服务于创业、创新、成长型中小微企业的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请投资人在关注投资价值的同时勿忘投资风险,保持理性投资心态。

  以这种“非正式”的形式提示市场风险,对新三板而言是第一次。事实上,对任何一个交易所市场,都非常少见。就在前一天(4月1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总数达到2162家,总市值突破万亿。尚未挂牌的企业正持续涌来,尚未进入的投资者也在想尽方法突破限制,冲进新三板。

  与沪市1030家上市公司、29.72万亿总市值,深市1653家上市公司、18.93万亿总市值相比,新三板市场似乎还是“小弟”。去年此时,这里还是一块刚刚被开垦的处女地。

  那些曾经对新三板鼓吹者表示怀疑的人,立场转变之快令人哑然,他们正在四处了解投资新三板的方式,并不断懊恼地问自己—到底错过了多少机会?

  学生借钱开户

  杨新打开手机,看一眼三板成指和三板做市指数,又是接近10%的涨幅,他的心情更加急迫。杨新是一名90后(财苑)研究生,在北京一所高校学习财经类专业。来自普通家庭的他,最近要借500万到新三板开户投资。这几天,他正在为最后的100多万发愁。

  今年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几位有新三板业务的机构的朋友。几次接触之后,他得出了几个判断。一是相对于格局稳定的A股市场,新三板对“屌丝”而言还有很大的机会;二是有了具有专业的选企业能力的朋友一起投资,自己又多了几分投准的胜算;第三,只需借够500万开个账户,自己只带十万块进市场交易,风险可控。

  “多数是跟同学借的,已经有400多万了,还差100万。实在不行,就只能去找财务公司借,借一天放放,3000块利息。”杨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开户门槛越高,挡住的散户越多,现在能够进场机会就更多。

  上述500万门槛,是指新三板市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规定。根据全国股转系统相关规则的要求,自然人投资者申请参与挂牌公司股票公开转让,比如满足“本人名下前一交易日日终证券类资产市值5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条件。

  投资者证券类资产,包括客户交易结算资金、在沪深交易所和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挂牌的股票、基金、债券、券商集合理财产品等,信用证券账户资产除外。对于上述规定,通过资金周转腾挪,突破并不是十分有难度。此类现象并非个例,全国股转系统公司也已经有所了解。

  股转系统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个人投资者门槛除了资产要求外,还要求投资者具有两年以上证券投资经验,或具有会计、金融、投资、财经等相关专业背景或培训经历。另一方面,根据规定,中介机构需要对投资者适当性进行把关,并对投资者完整、详尽地阐述投资风险。

  设置投资者适当性、选择合格投资者进入市场的初衷,是为了让新三板市场较高的风险与具有较高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相匹配。

  但是在杨新看来,门槛限制创造了巨大的机会。“未来门槛一定会降下来。”杨新得出这一结论的理由有二:一是目前500万的门槛,相对于期货市场、沪港通账户50万的要求,高出太多,一定会下调,而下调的结果必然是大批散户涌入;第二,门槛越高,说明越少的人能够进入,未来接盘的人就越多。

  监管层启动一个市场,引入机构参与开发,机构布局完成后,将散户放进市场高位接盘—对很多投资者而言,他们看到的就是这样明显的逻辑。个人投资者门槛是否会降低,业界观点较为一致,即一定会降。分歧在于,到底会降到多少。监管层至今尚未作出明确表态。

  “谢谢你支持我。”杨新在给一位学姐的微信中写道。这位学姐没有资金帮助他,但表示支持他理性尝试。这种支持,在众多的阻碍声音中,对他而言显得更加有意义。不过,他也做好了风险控制,500万开过户立刻归还,只拿从家人处借来的10万做投资本金。

  不过,《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与散户进场的急迫不同,机构人士相对冷静。在昨日举行的云南文化(代码:831239)的定增路演会上,深圳创新投资集团西南大区总经理许翔就坦言:“新三板确实是个很好的机会,但过几年大潮也许会褪去,同时也要选准好公司,别看有份额就闭着眼抢。”

  律师变身私募

  郑乾最近从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离职了,全身心加入私募行业。从2008年开始,郑乾就带团队到全国各地高新园区拓展新三板业务,对于此时离开从事多年的律师行业,转换一个全新的身份,郑乾看上去跃跃欲试,胸有成竹。

  “那时候太难了,到很多地方,政府和企业家还以为我们是骗子。”郑乾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新三板市场从2008年到2013年,一直不冷不热,开拓挂牌企业难度非常大。对于律师而言,也只好依靠其他的业务收入,来养新三板这块业务。

  但是在2013年底新三板市场扩容至全国之后,情况彻底改变,现在律师不需要跑到地方去“说服”企业来挂牌,只需要坐等业务上门,就忙得不可开交。

  “中小企业不一样,关键是要看企业家有没有技术,有没有能力,至于企业盈利不盈利,那不重要。”在各地开拓业务的过程中,郑乾也练就了选企业的“火眼金睛”,对于好的企业自己也会跟投。

  与每单收取10万到15万的律师费相比,私募入股投资的回报,显然高得吓人—当然,首先要选对企业。郑乾对自己的眼光很自信,他的团队也对他表示高度信任。

  郑乾的团队与同行有些不同,他们不但帮助计划到新三板挂牌的企业做法律咨询和服务,还会做更多有附加值的业务,比如介绍投融资。随着新三板越来越热,参与方越来越多,郑乾成立了一家私募,专门投资新三板公司。整个私募公司,只有他一个人,他就是GP。

  随着所投资的项目越来越成熟,新三板市场监管机制越来越规范,郑乾决定辞去自己的律师职位,避免未来可能出现的身份冲突的麻烦,专职做私募。他告诉记者,他的部分投资项目已经收到回报,收益率非常高。

  监管正在收紧

  近期市场监管的加强,让郑乾遇到了“一点麻烦”。

  3月20日,全国股转系统发布《关于加强参与全国股转系统业务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管理的监管问答函》(下称“3.20监管问答”),要求自发布之日起,挂牌公司或挂牌公司股东属于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或私募投资基金的,主办券商及律师需要核查是否已登记备案。

  此外,挂牌公司定向增发、重大资产重组,认购方、交易对手方、挂牌公司现有股东中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或者私募投资基金,也都需要登记备案。

  对于股转系统的这一做法,有市场人士认为,是对目前呈现出“燥热”迹象的新三板市场进行降温。新三板市场挂牌公司规模较小,所需资金规模不大,许多公司在初创期都以合伙或合作等方式,引入了小型私募或个人投资方。“3.20监管问答”的出台,对于如郑乾一类的私募投资人,则会造成较大影响。

  一方面,对于正在挂牌程序或定增程序中的企业,如果股东中有私募基金管理人或私募基金,备案可能会导致进程延缓,因为不完成登记,中介就无法出函,无论挂牌或是定增就无法继续。另一方面,对于已经挂牌的企业,“3.20监管问答”也要求进行核查清理,这对于部分不符合要求的私募可能意味着较大的利益损失。

  对于这一规定出台的背景,股转系统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私募基金登记备案并非行政许可,门槛较低,意在对私募行业进行规范,防止非法集资等隐患。

  监管收紧不只体现在这一方面,近期措施尤为密集。

  3月31日,全国股转系统公司相关负责人召开记者会,就“中山帮”炒高股价事件向市场作出表态。“全国股转公司已经启动调查程序,相关处理结果将及时向市场通报。”相关负责人称,异常价格交易行为,干扰市场正常的交易秩序和正常的价格形成机制,股转系统坚决亮剑,坚持“零容忍”。

  4月2日,如文首所述,股转系统再提示风险,提醒投资者对新三板市场理性看待,认识回归。

  作者:杜卿卿

关于舆情中心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是由人民网、证券时报、人民在线合力打造的,国内首个专注于资本市场领域的舆情研究服务机构。

yq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