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舆情中心

重组回暖,谨防控制权之争

来源: 证券时报   作者:马建勋 2017-06-16 10:30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马建勋

近期,资本市场吹来了一场并购重组的暖风。证监会副主席姜洋6月6日表示,并购重组已经成为资本市场最具效率和活力的一环,交易规模持续攀升,市场透明度不断提高。证监会将继续深化并购重组的市场化改革,目前九成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已经无需证监会审批。并购重组上会也在悄然加速,有媒体统计,今年前5个月共有41家,平均每周2~3家,而在6月份前两个工作日,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已审核6家公司的申请。再往前,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称,资本市场的并购重组是最基本最核心的功能,其独有的存量资源重新配置的功能,使资本市场在现代金融体系中居于核心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并购重组的火热,对上市公司话语权乃至控制权的掌握,已经成为股东和管理层新的角力之所。有的公司是新进股东占据上风。乐视网引入融创150亿元投资,却没想到公司新的CEO人选、重大管理层的变动,首先是在融创中国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孙宏斌甚至表示“贾跃亭的主要精力也将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还有我”。有的公司则是管理层硬气十足,对股东的提议一概说不。沃尔核材作为长园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近两年来从提议利润分配方案到提议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宗地旧改项目事宜,屡次被董事会否决。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认为,大股东减持、财务投资者退出、机构举牌、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非公开发行等事项,将有极大概率引起公司股东结构的重大变动,由此对上市公司治理构成新的挑战。如果处理不得当,上市公司、主要股东、管理层之间的容易发生纠纷。这既无益于上市公司日常经营,也给公司带来次生负面舆情事件,最终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基本利益。

妥善化解控制权之争

6月6日,*ST新梅恢复上市。媒体指出,*ST新梅恢复上市是在公司控制权得到彻底化解,公司生产经营恢复,持续经营能力得到有效改善的背景下实现的。

2013年,*ST新梅原第一大股东兴盛集团减持公司股份至11.19%,同时“开南系”隐瞒一致行动关系违规增持,以14.23%持股比例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此后,各方为争夺公司控制权陷入旷日持久的诉讼当中,导致公司因连续亏损被暂停上市。

去年10月,浦东科投通过旗下新达浦宏受让控制权争斗方所持的公司股权,以超过22%成为新的控股股东。为了保持控制权的稳定,相关方也做了具体安排。新达浦宏承诺受让公司股份5年内不减持;以保持主要股东的稳定。第二大股东的“开南系”承诺在新达浦宏受让公司股份起的2年内不增持也不减持,以避免再次出现控制权之争。

与*ST新梅截然相反的是新都退。当初因为原大股东违规担保,导致公司2013、2014年连续两个财年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被暂停上市。在公司暂停上市、破产重整期间,公司各个股东本应该一致修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但各路资本却热衷炒壳、神仙打架,最终因为股东内斗而一地鸡毛。

金科股份和融创中国的和谐相处,则更具有借鉴意义。2016年9月,金科股份实施40亿元再融资,融创中国借此机会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持有公司25%的股份,逼近第一大股东黄红云。今年5月,金科股份迎来董事会换届选举,当时舆论认为,一场公司控制权的争夺大战即将上演。这一度引起深交所的关注,并向融创发面下发问询函。

融创中国在答复中展现了可进可退的从容态度:如果成为金科股份第一大股东并取得实际控制权,12个月内不转让股份;如果当不了第一大股东,未来12个月考虑依法减持。这种“闲云野鹤”的态度,缓和了第一大股东和管理层的紧张态度,实现董事会平稳换届,也让融创的一名提名人当选新一届非独立董事。当时,公司董秘对媒体表示,一方面投资者支持黄红云主导公司,另一方面,管理层希望获得融创中国的大力支持,给股东带来最好回报。

管理层叫板大股东的底气

自从2015年下半年的万科股权纠纷事件后,产业、金融资本举牌上市公司就一直成为舆论焦点之一。不少公司股价低迷,降低了收购方举牌的门槛;那些具有丰富土地储备、拥有充足现金流、大股东持股分散、经营不善但基本面良好的公司,都成为资本围猎的标的。

资本市场应该“股权为上”,谁股权多谁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就大。但是在实践中,持有多数股权的股东,也难以依靠股权优势在公司经营管理中实现其意志。持有股权较少的股东,包括被认为是“管家”的管理层,都可以跟大股东叫板。原因何在?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认为,从*ST新梅、康达尔、万科等上市公司的收购和反收购过程中,由于纠纷双方存在或多或少的涉嫌违规行为,才导致收购与反收购大战如火如荼。

例如,*ST新梅股权争夺中,“开南系”动用15个账户买入公司股票,在首次触及5%、甚至超过10%之际,都没有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开南系”也因此受到监管部门处罚。京基集团最初举牌康达尔之际,也通过“林志账户组”先行买入。康达尔在公告中反复表示,“林志账户组”的股东应该作为一致行动人与京基集团履行信披义务,但其拒不执行。

在宝能系举牌万科过程中,则因为宝能系动用的资金杠杆涉及万能险、收益互换、融资融券、银行表外杠杆融资、有限合伙、私募债、公募债、基金专户、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等多种工具,引发舆论质疑宝能极有可能因为万科股价下跌导致“爆仓”而失去万科股权,很有可能失去万科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反过来,上市公司管理层的反收购举措也存在打擦边球的嫌疑。有媒体报道,6月14日,河北宣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关注公司拟通过修订《公司章程》,添加反恶意并购条款的事项,对“持股达到3%时即应向董事会作出书面报告”等条款提出问询。此前,安利股份推出员工持股计划并拟针对恶意收购修改公司章程,也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舆论认为,虽然此举在防止“野蛮人”强势举牌争夺控制权方面有一定效果,但不少反收购条款不合理地抬高股东行权门槛、限制股东权利或增加股东义务,侵害了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在近期的爱建集团控制权争夺中,爱建集团在广州基金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披露之前,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广州基金表示,按照相关规定,收购人作出提示性公告后至要约收购完成前,上市公司未经股东大会批准,不能做出对公司资产负债或者经营有重大影响的行为。对此,上交所在监管函中表示,要求公司审慎办理停复牌。

在康达尔控制权争夺中,董事会则做出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改正行为前不得对其持有公司股份行使表决权”、“将违法所得上交上市公司”、“改正其违法行为,将合计持有的股东股票减持至合计持有比例5%以下”、“不具备收购上市公司主体资格”等决议。市场人士指出,股东有没有表决权,上市公司没有资格和权限做出判断,只能以法院判决作为依据。实际上,康达尔董事会的上述决议已经被深圳福田区法院判决无效。

如何才能妥善化解纠纷?最基础的自然是将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放在首位,无论是管理层控制,还是大股东主导,谋求上市公司的持续发展应该是第一共识。对于上市公司原大股东、管理层来说,仅要思考未来如何做好管理,还要思考如何平衡与资本之间的关系。在股权为王的时代,稀释股权要慎之又慎,以免有朝一日公司沦为各方的角斗场。

对于收购方而言,一方面要及时表明收购意图,避免原大股东和管理层的无端揣测。例如融创投资乐视网,就被不少媒体解读为融创看上了乐视网在浙江莫干山的10000亩及北京亦庄5000亩土地;宝能举牌万科、格力,最初则被认为是看上了万科、格力的数百亿现金储备,好支付万能险的高利息。一方面要做好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尤其是杠杆风险,例如收购方应详细披露资金来源、杠杆比例、后续还款安排关键信息,避免市场认为收购方打算用上市公司的资产偿还杠杆债务。

关于舆情中心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是由人民网、证券时报、人民在线合力打造的,国内首个专注于资本市场领域的舆情研究服务机构。

yq副本.png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