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舆情中心

可转债热开始回归理性

来源: 证券时报   作者:马建勋 2017-11-10 08:51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马建勋

今年上半年监管层先后推出“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之后,市场预计上市公司将大面积转向可转债、优先股等未受政策影响的融资方式。

真正引发市场热度的,则是9月8日证监会正式发布修订的“发行办法”,可转债的网上申购方式可采用信用申购,对散户投资者来说,没有了以往的大额保证金门槛,跟A股打新没什么不同。这极大推动了散户对可转债的参与热情,据媒体报道称,最近一个月之内,参与打新的普通投资者账户数从261万户增长到588万户,增长率超过126%。

股东快速减持

舆论呼吁政策修订

无论是什么资产,杠杆加得太快,一定会推动价格上涨,泡沫出现。这在可转债市场中也不例外。近期,多家媒体报道了东方雨虹控股股东李卫国及其一致行动人在雨虹转债上市后的一周内,分两次合计减持368万张,绝对收益约6000余万元的事件。实际上,雨虹转债恰恰是“信用申购第一单”。从认购到减持短短一个月时间,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就获得约18%的收益率。媒体指出,除了雨虹转债,国泰君安、久其软件、模塑科技、永东股份等公司的控股股东在其转债上市后均进行了减持,短期收益均非常可观,但这些案例都发生在信用申购之前。

舆论对具体个案并没有统一的意见,但是在可转债相关制度上,则有较为一致的看法。

针对个案,有的认为,控股股东通过再融资获益属于正常现象,不必过度解读。如证券时报援引兴业证券分析师意见称,“市场放大了控股股东减持获利的程度,上市公司采取任何融资方式,控股股东都会获益”,此外“要看公司业绩及正股表现,万一不能如期顺利转股或者摊薄收益,将会减少控股股东的持股市值”。有的则认为控股股东享受了可转债的“制度红利”。如上海证券报援引华创证券分析师称,“目前可转债总体而言仍然规模有限,因此造成了可转债高估值难以消退的现象。而大股东所配转债也是一种制度红利”。

针对制度建设,每日经济新闻相关报道称,“公司的股东、高管均可以通过配售获得可转债份额,也可以在后期通过换股而获得股份,因此其在A股股权及可转债权益之间拥有了便捷的套利及转换空间”。证券时报援引中信建投分析师意见认为,发行转债后大股东快速减持,仍会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不排除未来监管层对此关注,并出台相应政策。

监管审核趋严

媒体提示风险

实际上,监管层并非放松对可转债审核的关注。11月6日,蒙草生态可转债申请遭到发审委否决。舆论注意到,近年来可转债100%过会率已经被打破,可转债的审核风向也许会悄然改变。

舆论注意到,监管层对可转债的审核更重视实质性。如在11月3日发审会上有条件通过的海德利和众兴菌业,前者被要求补充说明去年11月安全事故原因是否调查清楚、事故影响是否消除、整改验收是否完成;后者被要求说明募投项目新增产能的消化问题,以及前几次募投项目变更的原因及合规性。蒙草生态申请可转债,发审委关注重点在于其历次募投项目执行与原计划不符,以及公司本身账面借款余额占净资产比例达到45%存在较大风险等问题。

而对当前可转债的热潮,媒体及部分KOL也从最初的“抽奖”、“发红包”、“申购就跑赢股民”多篇热捧文章中转身,以“审核趋严”、“套利游戏”、“并非稳赚不赔”向投资者提示风险。

如针对目前大股东快速减持可转债的情况,媒体援引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意见称,可转债在转股之前性质为债券,还不能开对债券抛售、减持做出行政干预的先河,重要的还是投资者学会用脚投票,不跟风接盘,学会自我保护。

中国银行公司金融部贺强撰文认为,目前来看,由于处于新规则初期,不少投资者获取信息有时滞等因素,还存在着一定的无风险收益,后续随着参与人数的增长、上市后潜在的更大抛盘等因素,预期收益可能逐渐降低。可转债在上市后价格跌破面值的情况并不少见。

海通证券姜超团队则在微信公众号表示,转债三大赚钱方式包括赚正股的钱、赚条款的钱、赚估值的钱(股性估值和债性估值),其中正股是根本!过去转债市场规模小、流动性一般,参与投资者有限,属于“小众市场”。但随着转债市场扩容,可选标的增多,选股择券能力更加重要。

关于舆情中心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是由人民网、证券时报、人民在线合力打造的,国内首个专注于资本市场领域的舆情研究服务机构。

yq副本.png

相关新闻